文艺工作差什么

2019-05-14 19:43:17 来源: 鹤壁信息港

文艺工作差什么?

近日,老熊参加了一次座谈会。会上一位着名导演几乎是声泪俱下的说到,中国当下的文艺工作存在重大问题。电影、电视剧管理部门对作品的标准就是收视率。他做出一部片子之后,管理部门问的句话就是:“雷么?够雷的话,您拿来我看看。”

只要回答说这个片子不雷,是正剧,对方立刻失去兴趣。类似的情况不仅出现在电影、电视领域,在络文学甚至纸媒、图书上也是存在的。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与习总提出的“艺术不能满身铜臭”是相矛盾的。问题在于,这种情况是如何造成的,又应该如何解决。

文艺作品何以走到这步呢?这跟过去对文艺工作的管理,以及新世代市场经济都有分不开的关系。

在很长一个时期里,中国文艺工作是服务于国家文宣工作的,其工作由有关部门部署,受有关部门管理,经费由国家统一拨付。这个时期的文艺作品只看社会效果,只追求格调。

初期,参与文艺工作的都是名家大师,这样的工作方式完全没问题。但随着名家大师们逐渐老去、凋零,为经过市场锤炼的后来者再按照这种模式工作,就难免犯“不接地气”的毛病。其结果是文艺界的作品不为群众所接收,评价作品的标准不考虑群众感受。

直到改革开放初期这种情况依旧严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80年代从海外引进的文艺作品,无论质量如何,水平如何,都受到观众、读者的全面追捧。甚至出现一些美国电视剧的主角在中国的知名度比在美国高得多的情况。

把文艺工作推向市场,其目的就是希望文艺工作恢复活力。我觉得有两点大家应该能达成共识。

一则,电影要保证票房,电视类文艺作品要保证收视率,纸媒、图书追求销量,这个理念其实并不错。没有票房、收视率和销量,立意再怎么高大上,格调再怎么高,也形不成影响力。票房好、收视率高、销量大的文艺作品才谈得上影响力。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票房、收视率和销量肯定有保障。

再则,文艺作品能够赚钱,不等于满身铜臭。像《舌尖上的中国》部、《十送红军》这样的电视作品获得了巨大社会影响力,《中国不高兴》销量巨大,这类文艺作品肯定是赚钱的,但这类作品跟“铜臭”扯不上关系。

但对文艺作品的创作者来说,困难之处在于如何保证作品既能立意好、格调高,又能赚钱。对管理者来说,难点则在于如何判断一个作品是否符合市场规律。分寸上的把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当年被推到市场上的某些文艺工作者,本身并不懂得如何市场化,为了解决如何赚钱的现实问题,开始尝试照搬港、台、日、韩、欧、美等文艺作品的成熟模式。这批人中的很大一部分获得了成功,而他们的成功则影响了中国文艺界的风气。

现在电影、电视剧和出版界中,衡量文艺作品只看够不够“雷”的情况,就是由此而来的。因为根据已有的经验,够“雷”的作品肯定有票房、有收视率、有销量。不够“雷”的作品能不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谁也不敢保证。

不能说管理部门错了,市场经济,看不清销路的产品不敢随便上,这是很正常的。但很多的作品因此找不到出口,社会上因此充斥着各种“神做”、“雷剧”。

也不能说文艺工作者错了。文艺工作者做出了很多作品,前文所说的《十送红军》就是其一,那还是找到出口,形成影响力的。还有一些非常好的作品根本无缘与观众见面。山东省拍摄的大型电视剧《孔子》,让审片的孔学专家感动落泪,在日本反响非常好,但到现在为止在国内还尚未播出。还有像《郑成功》等一系列电视作品也是类似下场。《星月传奇》这样胡编乱造、篡改历史的作品反倒盘踞电视市场。

党和政府需要的社会效果体现不出来,能跟观众、读者见面的作品,不起反效果就不错了。这是为什么?又该如何解决?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在于主管文宣的部门还没有真正转变观念。现在是市场经济了,文艺工作者不再拿体制的工资,大家要养家糊口,政府要大家做事,大家不会不愿意,但前提是政府得给钱啊。

我认识一个漫画站的高管,该漫画站凭借一部吐槽类漫画作品着实火了一阵。他们曾经从很高的上级接到一个任务,做一个宣传国家形象的动画片。片长十几分钟,要求很高,要得很急。站很高兴,很愿意做这件事。但上级没说到钱的事,大概意思是能让你们做这个工作就是上级对你们的重视,不让你们叩谢皇恩就不错了。

一分钟高质量动画片的制作成本起码要几万,如果请名人配音、配乐、演唱主题曲,成本还要成倍增加。十几分钟的动画,如果精益求精,砸上百万下去一点儿都不算多。人家站是要经营,要养员工的。人家不从中央拿拨款,是自己养活自己。这几十万、上百万对中央来说可能连根毛都不算,但对人家站来说,一方面要耽误手里的工作,蒙受一定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成本得自己贴。一进一出,经济负担之重可想而知。

资本家做广告、写软文,那都是要给钱的,还不能少给。就算我们为了国家利益,可以舍小家顾大家,可以少拿。但起码得能够养家糊口吧?党和政府宣传自己形象,也是做广告,广告费总得掏点吧?

有人骂街,说爱国宣传领域没人,推上去的不是好东西。为什么啊?搞爱国原创的作者,能坚持下来的有几个人?有位天涯论坛的着名写手和一个新浪微博上的着名段子手,一直致力于爱国原创,结果如何?因为经济上的窘迫,两个人都离婚了。

党和政府向文艺工作者要社会效果,不让文艺工作者“沾满铜臭”。可有多少有水平的文艺工作者迫于生计去写“神作”、拍“雷剧”?有多少人为养家糊口不得已的向钱低头?党和政府为实现“社会效果”给过多少钱?这点钱够几个人分的?连渠道都得不到,党和政府对文艺作品的扶持体现在那里?

党和政府有钱,有渠道,文艺作品缺的就是钱和渠道。花钱办事,这很困难吗?非得让大家先无私奉献,获得成功之后党再来锦上添花吗?党为什么不能先雪中送炭,让文艺工作者能够安下心来,摆脱“铜臭”的侵袭,去做有意义的事,做有良好效果的文艺作品呢?

党和政府只有承认文艺工作领域的市场规律,按照市场规律办事,把自己当做文艺工作者、工作团体的一个客户,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者,文宣工作才能真正有起色。

扫路车价格
大兴发电机出租
合肥化妆培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