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抛弃的男人

2018-10-16 04:57:40 来源: 鹤壁信息港

简儿的十年

三十岁已死,八十岁才埋。阿鬼已六十多岁,面容清瘦,双眼深深地凹陷在他小小脑袋上,只有眼珠转来转去的时候,你才知道他是个活物。

按理说阿鬼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每天勤勤恳恳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收拾个干干净净,她年轻时也曾是个大美人儿,被阿鬼连哄带骗,嫁给了阿鬼。虽然偶尔有怨言,但也不曾说过什么恶言,一心一意的抚养着一双女儿,也没有让阿鬼怎么操心。

大女儿今年刚刚出嫁,懂事的很,没花阿鬼一分钱就把给自己嫁出去了。好在女婿也不曾说什么,一家人和和美美,对大女儿极好,对她极为宠溺。

小女儿刚刚考上大学,也出落得亭亭玉立,成绩拔尖儿的很,将来肯定是个吃皇粮的。

家里的土坯房,也趁着好年景,鸟枪换炮,变成了三间三层的小洋楼,要啥有啥,不比城里的别墅差。

按说这样的日子,对农村的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应该都是不错的光景。

阿鬼偏偏不知足,天天有事没事都会捧着他的宝贝手机,在那里不分昼夜的掐掐掐,有时甚至都舍不得吃饭。

这让阿鬼的婆姨阿桂觉着不正常,他那满是褶子的脸,时不时透出的笑容,是好久不曾见过的表情。

女人的直觉告诉阿桂出事了。她不动声色,趁阿鬼出门的功夫,拿出阿鬼的手机, 三下两下鼓捣出自家男人和别的女人都聊天记录。

阿桂看的是脸红心跳,那些肉麻的话,在她做姑娘时都不曾听过。

当天晚上,阿桂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得街坊邻居人人知晓,都说阿鬼不是个东西,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竟然做出这等荒唐事。

阿鬼脸上挂不住,拍桌子打板凳赌咒发誓,一口咬定是那女人勾引的他,是自己鬼迷心窍,不会再有下次。

阿桂暂且相信了他,只是两个女儿,看阿鬼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几个月之后,家里的钱出现了亏空,坐吃山空总不是个事,阿桂决定出去打工补贴家用。

收拾好东西,阿桂说走就走,虽说不放心屋里的那些个乱摊子事儿,但家里的形势不容她多想,挣钱是目前当务之急,家里有个大学生,生活费是万万不可短缺的。

阿桂走后没几天,阿鬼的相好就鬼鬼祟祟的上了门。

村子里的人好久没有茶后饭余的话题,这下都炸开了锅。见到阿鬼的大女儿回家,阴阳怪气:“哟,你可回来了,你家里可是来了了不得的客人啦!”惊悚夸张的声音把书上的鸟儿吓的扑腾扑腾乱飞。

阿鬼的女儿气不过,回家劈头盖脸,把阿鬼好一顿说教。阿鬼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被自己的女儿抢白,更是语塞,拿起犄角旮旯的锄头就要对大女儿动武。

幸好大女婿眼疾手快,护住了自己的老婆。

阿鬼青筋暴起:“我真是白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你就知道护着你妈,你妈那是是个什么东西?你又是个什么货色,,老子辛辛苦苦砌得屋,不能让你们白住,都给我滚!滚!滚!”一双枯瘦的手不停的挥来挥去,似乎在赶苍蝇蚊子一般。

阿鬼一边说一边推搡,大女儿来不及走得慢,一下子被阿鬼推到了地上,膝盖和手上都蹭破了皮,漾出一点点血花。

大女儿身上疼,心里更疼,这就是我爸爸吗?这就是那个以前把我捧在手心里的爸爸吗?

忍着痛 ,大女儿站起来,不再发一言,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会再回来!”她在心底对自己说,再也没有看父亲一眼。

她对父亲绝望,果真没有再回家一次。

妻子阿桂得知消息,立刻回到家,也不再和阿鬼说一句多余的话,干净利落的和阿鬼离了婚。

离婚不到三天,那个女人就进了门,和阿鬼出双入对,俨然一对新婚的小夫妻。阿鬼心里离婚的不快很快被新婚的小日子冲淡,心里松快无比,去地里干活的时候,时不时还会的哼上几句小调。

曾经相伴的妻子,曾经陪伴成长的女儿,都被阿鬼抛诸脑后。

过好自己的才是要紧的,阿鬼对村里人说。

所有的激情回归婚姻后,都会趋于平淡。阿鬼结婚后,日子风平浪静了好一阵,两人你侬我侬,蜂糖罐罐儿里过日子。村里的男人们羡慕的不得了:“啧啧,阿鬼真是艳福不浅啦!”

一年后,阿鬼的脖子上出现了小硬块,到医院一检查,竟然是肿瘤。

阿鬼吓的不轻,赶紧回家和老婆商量。老婆一听,一下子瘫在地上:“我的个娘呃,这可怎么办呢?这老天爷怎么老和我过不去,刚过上一天舒坦日子,又让我这样,我要怎么活哟,咿呀哟。。。”

蕾丝平角裤
越秀翰悦府图片
抽纸盒图片
蕾丝布包
越秀翰悦府位置交通图-武汉
合肥纸袋
蕾丝布料
越秀翰悦府效果图-武汉
店铺装修图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