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战传销导演委屈其狆误會太多图

2019-05-14 21:53:53 来源: 鹤壁信息港

《英雄之战》双雄版海报。

上周五,五部新片同时公映。但票房数据出炉后,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由南京导演虞军豪导演,陆毅、何润东主演的抗日电影《英雄之战》以1700万拔得头筹,更让人意外的是,该片在公映首日排片超过50%,甚至超过了冯小刚的《私人订制》,而影片导演、演员都不算特别大牌,故事内容更堪称“抗战神片”。而当天上映的电影还有《白日焰火》、《警察日记》等,可谓“强手如林”。

《英雄之战》到底有何能耐一鸣惊人?就在昨天,有消息爆料称该片涉嫌传销。据调查,该片导演虞军豪是南京某影业公司法人代表,而这家影业公司的背景是某企业。据知情人截图爆料,《英雄之战》中有很多演员其实就是中脉组织的高层领导,片中也有大量中脉的所谓“直销产品”的植入广告。爆料称,只要购买一种叫做“生态养生包”的东西,就可以一次性获得300张《英雄之战》的电影票,然后由“下线”分发。而在位于北京东四环的某个小区里,前来拿票的“中脉各级代理”也不少,有的一个人就领了2000多张。

昨天,采访到正在香港参加香港国际电影节的《英雄之战》导演虞军豪,对于“涉嫌传销”一说,虞军豪表示:“太可笑了。”

导演委屈:其中误会太多

《英雄之战》被指传销,虞军豪对说的句话是:“这里面误会太多了。”他告诉,在影片上映的前一周,发行方曾和电影局的领导聊过《英雄之战》,其中包括现在这种“预售包场”的营销模式,可以说,现在的销售行为是被电影局允许的。

“这个档期里有很多的国产片,但大家类型都不一样,有文艺片,有喜剧片。不能因为《英雄之战》的票房好,销售手段特别,就说我们不行。”虞军豪对说,“我这全是公开透明的,都是在阳光下,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误会,但我跟你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虞军豪昨天也表示,尽管委屈,但也已习惯,“明天等我回北京,我们会召开发布会澄清这件事。”

南京影院:片方以“做活动”为名包场

昨天,金陵晚报联系上一家参与该片包场的南京影院,影院工作人员对此话题讳莫如深,只向证实,前期《英雄之战》片方的确与影院接触过。“他们表示如果影院能多排《英雄之战》的场次,片方每场都会买大约50张票用于做活动。这样能保证影院上座率。”不过该工作人员也告诉,后来这些用于做活动的场次都空置了,没有人来做活动,而主动来买《英雄之战》票的观众也极少,“所以从周日开始,我们给《英雄之战》的场次就非常少了,因为的确也没人看。”

《英雄之战》上映三日的票房走势也证明了片方包场的事实。周五该片有1700万元票房,而周六票房则降至1400万元,周日更是只有900万元,而正常公映的影片,双休日票房一定会超过周五,但《英雄之战》的包场只限于公映前两日,因此票房呈现逐渐下滑的趋势。

同行揭露:该公司曾涉嫌传销

“道和影业”是《英雄之战》的出品方。“中国反传销协会”的发起人李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拍电影是“中脉道和”在近年做的多个“形象工程”之一,而“道和影业”其实就是中脉道和的一个子公司,“他们现在动作越来越大,自然争议也就越来越多。现在中脉希望以投身文化产业来证明自己的正规性,说到底,拍电影是它的一种洗白行为。”而据说,“道和影业”的法人代表正是《英雄之战》的导演虞军豪。

金陵晚报昨天联系上南京另一家从事生态健康产业的上市公司,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与“中脉”高层相熟,据他所知,中脉道和的确有过涉嫌传销的活动,比如拉人加盟可获抽成,等等。“之前也听说过他们要成立一个影视公司,但具体做什么就不清楚了。”至于《英雄之战》是不是为了洗白,该负责人称“并不清楚”。

电影局称:《英雄之战》不算传销

对于《英雄之战》的营销模式,电影局市场处处长周宝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样的营销方式不能说是严格意义上的传销,也不能说钻了制度的空子,算是一种全新的影片营销模式,是利用了不同销售手段达到高票房的要求,电影局方面也在对这一模式进行研究。

据电影局给出的数据,《英雄之战》的预售票房确实没有片方宣传的450万张那么多,而是100多万张,按照每张票35元的平均票价计算,大约3500多万元的票房,并非片方之前宣称的1.5亿。此外,还有消息称影片发行方银润公司的老总徐林因此事被“带走”,对此周处长表示,徐林只是被请去“了解情况”,对方也向总局详细介绍了《英雄之战》的发行模式。

法律咨询:“传销”不能随便定义

电影局所说的一种“全新的营销手段”,在法律层面也是这样吗?金陵晚报昨天采访了江苏常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省律师协会理事钱技平。他首先表示,国务院对此有具体的规定,“并不能随便定义某种行为就是‘传销。他认为,“自买票房”本身并不触犯法律,但是否涉及虚假宣传、虚假广告,还要看这种“买票房”行为有没有附加其他内容。

金属缠绕垫
大通房车厂家
盛世娱乐城
本文标签: